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(说的就是设计师Monkey,总在他作品上加上个 猴 的标记,他说这个文章写他比较真实,那是很久之前的文章了,呵呵)

作者:问无语

林强并不姓林,他全名叫詹林强,但认识他的人都把姓省略了,直呼他林强。所以,不认识的人常以为他就是姓林。林强高我一届,因此他是我的学长。学长林强一点也没有学长的样子。不过,我也不知道学长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样子,但总觉的他不像个学长。造成这个错觉的最大原因,我想,可能是因为他和我们这一届的人接触的更多。在我的印象中,常常能见到他出现在我们的画室或者图书馆。而其他学长则基本上很少见到。他们的课程时间很少,因此很多人在外兼职。他们都很忙,忙着工作赚钱,忙着和女朋友在外头过两人世界的生活,他们更不会去图书馆这种大一新生才去的地方。他们像社会上的人,实际上也确实如此。不论从外表谈吐还是生活经济上,他们都接近于社会上工作的人。林强则是个例外。

  在其他学长忙着兼职工作的时候,林强正和我们几个学弟四下找房子租。正是这一年,我和林强住到了一块。我和他两个人,住在一间15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。

  我们都喜欢安静,我们还是老乡。这是造成我们住在一块的主要原因。但我们虽然是老乡,却很少说家乡话。我们习惯于用普通话交流。我们彼此都挺满意对方,毕竟是老乡,什么事都好说话,但平时还是有很多杂碎的冲突发生。

  林强爱好运动,特别是篮球和足球。他快一米八的个头,打起篮球来占尽优势。他每次都穿着拖鞋打篮球,若是拖鞋不小心坏了,干脆就光着脚丫子上场。他的动作很滑稽,一点都不标准,但他左右晃荡一番后竟奇异般的投进了,直让防守他的人伤透脑筋。他在系足球队里当守门员,也是光着脚丫子,身上倒是挂了一身空荡荡的蓝色队服,他挺瘦的。他没有手套,每场比赛后,他的手就红彤彤的,沾满了泥土。因为我们系队的实力较高,大多数的时间里,他就蹲在球门前歇息。不知是他的技术好还是对手球技弱,每次能从他手底下突破的球数都很少,而且每场都是以我们系队胜利告终。因此,一直到大三,林强当了三年守门员,蝉联了三年冠军。

  林强会弹吉他,勉强能边弹边唱几首流行歌曲,但更多的时候,他只是随手拨几个单弦,单调而清脆,比如那首“爱的罗曼史”,只需三个单弦,也挺有味的。他从不在众人面前摆弄那把吉他,吉大多时候只是房间里的一个摆饰。当他心情不好时,他就静静地坐在床角,抱着吉他,低低弹奏一首残缺悠伤的曲子。他在悠缓的曲调里弹奏他的心情。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,不许任何人干扰。这时的林强一改往日的笑容,脾气也跟着粗暴,不多说话,发起火来就常常和我急,一急就狠命的摧我的胳膊。待他和我折腾累了,他又回过头来和我道歉,说刚才太用力了。不消一会,我们又是笑骂一团了。

  林强平时和我们很合的来,嬉戏吵闹,一起做饭玩游戏。我们的课程完成不了,就请他帮我们做。当然,另外还要犒劳他一番,请他吃夜宵。他每次都说下不为例了,但每次都碍着老乡的面子,推搪不了,只好一而再再而三地帮我们做作业。他说,只一次夜宵却要花两三晚上的时间做作业,又累人,实在不划算呢!可他整日一副游手好闲的模样,让我们马上就想起他来,他委实是个合适的人选那。但据我所知,他的专业能力虽然好,但对自己的作业却很马虎,一个课程(大约一个月)的作业,每次都要等到最后一个周末加班加点赶完。但他似乎从未为赶作业通宵过,他宁愿申请缓交也不熬夜。他似乎从为替他的学业担心过,这点让我们很是羡慕。

  在美术学院,英语只需过二级就可以了。但这个要求对艺术类的学生而言,也常成为绊脚石。高年级的人常常告戒我们,专业可以弱一点,英语却一定要好。这个好,自然谈不上。对他们而言,能过二级就是好的了。他们说某某某专业成绩第一名,但就是因为英语没过,被留级了。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。林强在二年级的时候就顺利的通过了二级,不过他没有因此停止学习英语。他每天早上都到图书馆念英语,卯足了劲要把四级给过了。但付出不一定就有收获,他参加了几次四级考试,成绩一次比一次差。他渐渐有了些许自卑,对英语有种说不出的痛。这种痛,是我今天才能体会到的,因为我的成绩也如他一样,不争气的没落了。

  我们几个老乡常聚在一块,喝点酒,吃点小菜,日子过的不亦乐乎,若是没有作业的烦忧,那就尽善尽美了。整整一年,我们都如此度日,其中有过紧张的考试,也有过休闲的假日;曾为没有女朋友而浩叹(也正因为这一点,我们走到了一块),也曾在漆黑的夜色下,在涛声依旧的海边留下追逐的脚印,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爆出畅心的欢笑……

  在我要离开学校的那时候,房屋的租期临近了。林强和同学住到了一块,而我,则要去另一个城市求学。最后一次见到他,是在一年多后的鼓浪屿。他已经搬到一间老旧的四合院。还是两张简单的平板床,到处堆满了书和杂物,还有一把熟悉的吉他,依旧是孤寂地落在墙角。唯一的变化是桌子上多了台二手的笔记本电脑。他工作了,烫了一头爆炸式的发型,一身牛仔装,我见到他时,竟不敢认了。直到他张开双臂热情的和我拥抱时,我才发觉,这就是林强呵。他还是从前的那个脾气,即使工作后仍住在鼓浪屿,为的是能和从前那批老乡一起娱乐。我见到一块校球队二等奖的奖牌,他有些恨恨地说,学校到毕业那一年才肯发奖牌,可恰恰是那一年,我们系只拿了个二等奖。他说完,沉默了许久,说,这也是一个激励吧。

  我没问他四级过了没有。这种痛,看不见,却一直煎熬在心中,永远存在。

  我见到墙上的一幅画,那是他从前临摹几米的漫画画的:深蓝的夜幕下,那位寂寞的小男孩怀中抱着黄色的月亮,独坐在楼顶,下面是林立的摩天琼宇。一种孤寂的感觉油然而生,一个人在一个城市里孤独地生存,那些美好的曾经,或许是他唯一可以拥抱的吧!林强和我,谁不是在怀念那段一起度过的日子,谁不想让昨天重返?让月光照耀漆黑的夜晚,使我们不再害怕。

  突然想起林强,想起那些杂碎的不足道的往昔;突然明白了,困绕人心的不是黑暗,而是比黑暗更深的孤独啊。




加上最新的文章的图片:2007狂想曲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
原创内容如转载请注明:来自 阿权的书房
收藏本文到网摘
阿发 Email
2007/01/19 17:23
哈哈...阿强你那学弟他如果没错那很可能绝对是可能爱上你啦.....good
晕菜
2007/01/19 11:13
sweat
分页: 1/1 第一页 1 最后页
发表评论
AD
表情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
昵称   密码   游客无需密码
网址   电邮   [注册]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
阅读推荐

服务器相关推荐

开发相关推荐

应用软件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