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色,蓝色,灰色,白色,黑色……
  绝望是红色的以太,希望是青色的以太,永远和沉默,在这里飞向白色的天空。
  我的眼前迷乱着,被色彩缠绕,目眩神迷到一片黑暗。岩井俊二用他2个多小时的电影打消了我对睡眠的兴致,于是我睁大眼睛到早上6点。
  6点钟,天色亮了,可是,没有太阳。
  一片灰白。
  
  (一)
  
  “她出生于1980年12月8日22时50分
  那一天和约翰·列侬被杀的日子完全吻合
  可是对于我来说,这偶然的事没有意义
  对我来说重要的,那天,那时,她诞生的事
  她的名字叫,莉莉周。
  天才
  根据这些,宇宙,以太的体现者”
  
  我出生的日子,那一天,没有任何意义,只是,我存在了,作为一种物质,作为一个孩子,作为一个人。
  我感激这种存在,我也厌恶这种存在。
  正如我曾经怀念我的青春,我也曾经想忘记我的青春。
  其实当它流走的时候,我还是有点儿想哭,可就是找不到感觉了。
  绿色的麦田,倾斜的镜头,飘扬的旗帜,白衣的男孩站在阳光下。
  莉莉周的音乐响着,不断。
  这样漂亮的镜头,却给我浑浊的感觉,不是视觉的,是内心的,我的眼睛明亮着,可我的内心孤单着,被这景象俘获。
  闪
  切
  出现大段黑屏的字幕,以及键盘的敲击声。
  第一遍看的时候,很不喜欢这种形式,让人眼花,疲倦,然后到不耐烦。
  我说,岩井俊二居然开始喜欢用这么无聊的方法来继续他的影片。
  第二遍看的时候,我开始习惯,习惯从那单调的敲击声以及黑色中体会那些文字的味道。
  
  (二)
  
  “我的痛苦要以太治疗”
  “对于我有重要的东西,那些朋友,亲人,恋人,可是这些都会带来很多的伤害,大家都是忍耐着生存着”
  活着,我们要活着,为了这些重要的,亲人们,朋友们,以及恋人们。
  死于青春,也许可以拒绝成长的焦灼,但是,那些死于青春的灵魂能否飞入高高的天堂?一瞬间,居然又想到了《香港制造》,想到了那些死于青春的孩子。
  
  是的,孩子,孩子,阴翳的天空下,那么多病中的孩子们。
  电脑音箱里一遍一遍放着The Cranberries的Never grow old,
  “I hope you'll never grow old, forever young, I hope you'll stay, forever young……”
  有时候,会恨岩井俊二,他总是用极端优美的画面来蒸腾出极端的残酷。就像《梦旅人》,就像碧绿的草地上奔跑的满脸鲜血的小悟,就像那轻柔的音乐中喀嚓的颈椎断裂声
  莉莉周的音乐很美,在一望无际的麦田中飘荡着。
  麦子长高了,可麦田中的少年依然孤独着,他四顾,眼神迷茫。交流,依然困难,星野,莲见,不同的时间,站立在同一片麦田,被时间阻隔,被心灵阻隔。
  徒劳的,无法接近。彼此之间,还会有什么呢?以太么?
  “我是古庐,我是由子,利丝,阿斯,美奈子,关哉,年年,洛德,依加斯米,加路,S,Freebird……”
  那么多的名字,那么多的符号,躲藏在屏幕背后,黑暗的,安全的地方,看不到彼此的表情,那些生硬的,死板的,礼貌的,客气的表情,只有柔软的心灵在说话,在这样的地方,每个人都可以放松,不用担心外面的阳光是否会刺伤眼睛。
  3分48秒的黑场字幕,就这样一句话一句话,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的出现,很长,也很累,这才仅仅是开始。开始,在路上,在麦田,莲见的生活就这样的出现在屏幕上,麦田里,他脸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,看不清楚,只知道,他的睫毛很长,让人看了想抚摸。我不知道,他内心,是不是同样也渴望有一双手可以给他的眼睛温柔,而不是风。
  现实是,抚摸他的,只是莉莉周的音乐,在天空下,亲切又遥远的响着。
  
  (三)
  
  地铁里,三个孩子在偷一个老人的包,他们神态自若,丝毫没有不安。田野里,他们乱翻着,寻找着,抛弃着。扔在地上的皮包,肮脏了,沾染了泥土,它的使命到此终结。而火光中,三张带着稚气的脸让人无话可说。
  音像店。笼罩在一片橘红色之中。但并不温暖。孩子们掠夺般的搜罗着CD,然后在警铃声中,快速的逃跑,可怜的店员追赶着,但最终必然无功而返。
  在奔跑中摇晃,摇晃的镜头,色彩不断的变化着,开始眼花缭乱。晕眩感,在这样的速度中出现,闭上眼睛,也许能体会到一种麻醉的快感。这纷乱的青春。这纷乱的世界,这纷乱的孩子们。沉重的肉身,最终无法飞升,只有音乐,掠夺来的音乐,存留了一份纯净。
  莲见要来了蓝色的、莉莉周的海报,于是我们看到了。在绿色的,广阔的麦田边,有交错的电线,有安静的自行车,有大幅的海报。音乐起,衬托这静止的,精致的,美的图画。而在这美的背面,却是无尽的沉沦的,肮脏的世界,没有人懂的世界。
  岩井俊二就这样把他的悲观,一点一点的,渗透在了镜头背后,让你在视觉极端愉悦的同时,体会内心被残忍地打碎的痛苦。
  理发店里,播放着社会新闻,讲述着青少年犯罪现状,而看电视的大人们一边摇头叹息一边庆幸自己的孩子的乖巧,其实大人们并不懂自己的孩子,除了物质上的照顾,他们对孩子一无所知。在红色的暗的房间里,母亲居然不知道莲见已经出门,交流,如同鸿沟一般无法逾越。
  可笑,又可悲的家庭。
  可笑的时代。
  终于,在网络上,青猫出现,开始与莲见交流。不见面,只有文字,我同样喜欢这种方式,喜欢到几乎不会和现实中的人打交道。
  喜欢下面的镜头,绿色的灯光下,三个孩子骑着自行车,在路上,一种奇特的气氛就这样的出现了,蔓延着,但是无法形容。只觉得,加了滤色片的镜头让夏夜感觉残酷。
  画面上,列车穿过夜里的田野,窗口透出灯光,像一条明亮的的龙。而自己每次坐夜里的火车,总喜欢看两边的田野,几乎没有灯,眼睛在这样的黑暗中感觉很舒服,没有日间的苍白。只有在经过城市的时候才会被远处恍惚的霓虹灯刺痛眼睛,几分钟后又会再次陷入黑暗的包围。
  这时候,会安静地,想很多东西,很多感觉就在这样的时候破土而出,比如青春,比如岁月,比如爱情,比如回忆,比如遗忘……最后会在黎明的曙光来临之前沉沉睡去。
  醒来的时候,一切如常。
  
  (四)
  
  “呼吸”,依然是在橘红的音像店,莲见拿走了莉莉周的“呼吸”。他自然得如同拿自己家里东西,莉莉周,是他自己的所有。
  字幕在继续,网络上人们在继续,继续着莉莉周,继续着以太。而被抓住的莲见,等待着老师领他回去。倾斜的列车上,老师向莲见要CD,她听到了莉莉周,但是她并不懂,不懂这音乐,不懂莲见为什么要听这音乐,她其实想懂,但不会懂。
  学校。钢琴声,穿行在白色迷雾一样模糊的房间中。莲见独自坐在黄色的走廊里,身边走过微笑着的女学生。
  被老师请来的母亲得知一切,当初说“我家莲见很听话的”自豪消失无踪,她愤怒的追打莲见。挺着大肚子的笨拙身体让人微微有些不忍。
  办公室里的镜头与音乐教室的镜头接替出现。弹钢琴女孩子灵活的手指,恬静的表情,让人心里安详了许多。而在那边,老师说,他们在想什么,我们也不知道。的确,无法知道,他们都不懂。他们是大人,不是孩子。
  汽车从麦田间行驶过,母亲走下来,她穿着红色的衣服,站在红色的站牌下。麦田,与她是疏离的,于是莲见骑车带她回家,她是母亲。
  莲见的房间,绿色的,暗的让人冷。在绿色的寒意中,I see you,you see me……的歌声让人迷乱。这样的旋律总是像一根根细小的刺,一下一下刺着人的内心,那种感觉,和用重锤敲击居然有这同样的痛楚。
  喜欢在深夜时分对着电脑打些东西,然后听一些歌,往往会听得自己郁闷至极,我总是不明白,为什么老不给自己安慰的机会,而是加剧沉重的分量。
  电话响起,镜头摇晃着。莲见出门,同样伴随着绿色的车灯,但这次只有他自己。
  接下来,黄色刺眼的灯光下,演出着孩子的暴行,莲见被殴打,被惩罚。
  而星野在一边冷漠的看着,带着些许残酷的微笑。他们曾经是朋友,可此时,朋友这个词卑微的一钱不值。
  莉莉周的CD被粗暴的掰断成两片,音乐声戛然而止,没有任何退路了,没有了,只能继续残酷下去。
  镜头依然晃动着,黑暗的角落里,莲见被逼迫着自慰,他沉默着,忍受着这样的羞辱,直到颓然倒下,他依然沉默,一言不发。歌声停止的时候,只有毁灭,而毁灭的时候,不需要言语。
  
  (五)
  
  镜头闪回。新生代表星野讲话。
  “我们一年级学生,从今天起充满希望……”
  那是1999年,13岁的孩子,还是青涩的,文弱的,善良的,安静的,很乖,真的很乖。不会和人争吵,会忍耐,就连看暗恋的女孩子都是闪躲的。
  运动会,看台上,莲见悄悄看身边的钢琴女孩,久野。
  在路上,回头再看一眼雨中心仪的女孩,是那种略带不安和羞涩的看。
  那时候的星野和莲见,同在剑道部社团,是好朋友。可以在夜晚一起聊天,入睡,谈论星野漂亮的妈妈。
  这是影片最温情的一段,可也仅仅有这一段。岩井俊二吝啬的只给了观众不到10分钟的温情,然后继续用他那种绚烂的画面来述说尖锐的青春绝望。
  没有什么不会被改变,而时间,成长,便是最无法抗拒的造成改变的力量。有时候,很多改变毫无来由,一切就这样了。就像回想自己的13岁,和现在相比,早已经灰旧班驳的无法还原了,只是偶尔还会在小时的照片中看到那样灿烂无忌的笑容,那样清澈透明的眼神。
  我厌恶这样的改变,但是我无能为力。被投进人海里的恐惧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弥散开来,云雾一样,笼罩着,直到逐渐习惯,麻木。
  抢来的钱,冲绳之行,生与死的美丽在这里结合的完美无缺。
  蓝色的海,蓝色的天,绿色的岛屿。
  绿色的水,白色的船,绚丽的烟花,燃烧的篝火,飞腾的海浪,带有一种简单的快乐。
  其实每个孩子要的都是简单,可大人的世界总是把他们变的复杂。除非远离,可是远离总是太难。
  在冲绳,传说人有七个魂。
  可为什么,人的生命还是如此脆弱。
  夜晚的海边,打开电筒的星野被金枪鱼刺伤,失去了第一个魂。
  自然就是这样的,有安详的一面,也有恐怖的一面,两者之间,便是生死相隔的地方。
  阳光照射到水里,并不清晰,而是混沌至极。此刻的镜头上沾满水珠,有着不真实的隔离感。
  星野溺水,有人对他说,你已经没有二个魂了,只剩下五个。
  七减二等于五,五和零的距离,真的很近。
  死亡原本也是十分简单,星野他们在路上遇到的人被车撞飞,躺在地上,身边一滩鲜血。忙乱的救护之后,每个人都沉默着,无话可说。
  而我自己,害怕死亡。
  
  (六)
  
  1999年夏天。
  暑假回来的星野判若两人。面对着平时作威作福的男孩,文静的星野忽然的爆发。
  一把椅子看似轻松地砸在那人头上,却是无比沉重的改变开始。
  紫色的泥塘,那男孩被迫裸身游动着,抬起头,是求饶的眼神,他全身泥泞,紫药水一般地让我恶心。他像狗一样翻腾到岸边,又被星野踢下,星野大笑,笑声显得狰狞。
  这就改变了么?
  这样的感觉,很难过,不知道为了什么,也不知道为了谁。窗外有雷声轰鸣,闷热,很希望能有一场大雨,冲洗这让人难过的天地。
  2000年,14岁,灰色时代。
  麦田,又见麦田……
  田间小路上,诗织出现,她14岁,稚气的模样,成熟的身体,被陌生的男人亲吻,拥抱……
  她内心应该是苦的,接过那人的钱,她该怎样想,自己的身体换来的,钱。
  她逃不掉了,星野有她的照片……她被操纵着,像是一尾被困的鱼,只能被人玩弄于指掌之间,没有水,等待着窒息的一天。
  不被操纵,不被安排的生活,该是多么快乐,我们可以在路上,在田野,在一切美丽的地方释放笑容,而不是仅仅徘徊在音乐中,在莉莉周的音乐中获得短暂的慰藉。
  “你说很高尚么?星野他们?”诗织突然问。
  莲见无语,他无法言说,他的任务只是送诗织回家。他的内心同样苦涩。
  诗织把钱摔在莲见脸上,这时候,音乐,带着让人感到压抑的味道响了起来。
  诗织推打着莲见,她的痛苦没有发泄的出口,一个可怜的,漂亮的木偶而已,她的心,已经无力挣扎。只能忍受着,顺从着,直到耗尽生命中所有的能量。
  莲见只是无声地闪躲着,他还有莉莉周,诗织呢,她又有什么?
  诗织用力的踩碎地上散落的纸币,是那种充满厌恶的踩,她恨这东西,一定的,可是她除了对这些没有生命的东西爆发自己的痛苦,还能怎样。
  旁边的莲见依然沉默的看着,远处的天空,有燃烧着的烟雾,是谁,在向上帝乞讨。
  上帝在沉睡,他看不到这世间的丑陋。他老迈了。
  诗织跳进水中,哭泣,走着,泪流满面。天地间,如此苍茫。
  片刻的爆发后又将是长久的忍耐,诗织白色的衣服和袜子沾满了泥泞,她用冷水冲洗着,然后平静下来。只是,冷水冲的掉身上的污渍,却冲不掉心上的伤口。
  莲见说,可是现在,那种以太割裂了。
  
  (七)
  
  钢琴,女孩,光线像雾气一样蒸腾的房间。
  麦田,已经变成了黄绿色,莲见站立,莉莉周的音乐鸦片一样的让人上瘾,一切依旧,包括那麦田中始终捕捉着画面的摄影机。只是,时间就这样不动声色的流走了。
  同景别,跳切。在这时间的缝隙里,不知道会不会有青春的暗影逝去,还是,依然茫然在无助的寻找之中。
  合唱团中,弹琴的久野被女孩子们嫉妒。她们为此开始不满,开始挑衅。漂亮的神崎带着这些女孩子离开,她们看不得久野的光彩。
  那安静,文雅的女孩子,弹琴的时候,音乐在钢琴上流淌成轻柔的梦幻。
  久野平静地对待敌视她的女孩子,她不争夺任何东西。
  黑暗中,大家练习久野改了的曲谱,没有钢琴的伴唱,只有美妙的和声,像带着光线一样闪动,人影在蓝色背景下行走。
  喜欢这声音,喜欢这色彩。
  喜欢。
  礼堂,合唱比赛开始,钢琴边,久野只是安静地站着,站成一幅凝滞的画。而那边,是那群女孩子们胜利而骄凌的眼神。
  可她们唱的,依然是久野改编之后的歌。
  莲见看着久野,默默地。他能看的透么,这看似柔弱的女孩子。久野阳子。
  她还是被嫉妒着,除非,她被毁坏。
  仓库外,阳光下的房子和草都很美,带着温润的光泽。
  莲见注视着久野走向仓库,这个他喜欢的女孩子,无辜的女孩子,低下头。他知道她的命运已经无法逃脱,而带领她走向厄运的使者,却是他自己。
  神崎出现在他身边,带着幸灾乐祸的目光,她期待着久野被破坏,期待已久,也许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理由。很多时候,讨厌一个人,不需要理由,很多人都会这样,只是,不会用这样残酷的方式来让这种讨厌变成毁灭。
  仓库里,色彩转蓝,镜头开始粗暴的晃动,闪现出久野恐惧的表情。晃动得人心里疼。
  挣扎,挣扎,羽毛飞舞着,蓝色的羽毛飞舞。
  刺眼的白,刺眼的黑,各种颜色。
  挣扎……
  窗外,神崎看着,笑着,她看着久野的痛苦,大笑。最后,她说出两个字:“可恶”。
  莲见在蓝的纯净的天空下痛哭,他终于哭了,此刻的莉莉周也无法治疗他的伤口了。
  星野抽烟,戴上帽子,有魔鬼的黑暗姿态,就这样,折断了天使的翅膀,就这样,杀死了纯净,就这样,就这样,青春在残酷中灰暗下去。
  
  (八)
  
  诗织的房间,有着女孩子的温馨,有大大的玩具熊,和我的相似,看上去很暖和。
  莲见的房间,冷冷的,绿色的,有孤独的心事蔓延。
  两个人的电话,简单的几句话,而已,已经是奢侈。他和她,都是无能为力的孩子。漫不经心的外表下,是脆弱的无法碰触的内心。
  莲见和诗织两个人在大街上奔跑,拿了客人的钱吃饭。诗织的微笑很美,让人心生怜爱。其实,笑容的最底层,是哭泣的源泉。
  快乐么?不谈不快乐,可心里还是苦。
  如诗织所说,谁能保护谁呢?
  自己都无法保护自己。
  美
  红色的列车座位,透明的玻璃外的蓝天,粉色的花朵,黄的田野,绿的草。几乎所有纯美的色彩都被岩井俊二使用的淋漓尽致,而音乐就若即若离的在色彩之间逡巡,直到暂时沉醉不知归路。
  这美的背后是什么呢?
  谁又是个坚强的人?
  课堂上,老师点名,久野阳子?无人应答,座位空空。
  久野……
  几分钟后,光头的久野径自走进来,她穿过人群,穿过重重目光,依然安静坐下。大家不知道,她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来抵抗青春之惨烈毁灭。
  举座皆惊。
  而我,看到这里,眼中已然有泪水的影子,虽然仅仅一瞬间。
  “想死,几次几次,可是死不好看,坠下了,坠下了
  永远的故事
  继续落下,帮帮我,是谁?
  今后请带我出去……”
  钢琴声中,一切似乎如昨,可是一切都已经改变的面目全非。
  谁都不能帮谁?
  青猫对非利亚说,我也和你一样,在痛苦之中。
  音乐,呼吸
  生存下去,生存下去,我们生存下去
  呼吸,呼吸,呼吸
  共鸣,共鸣,共鸣
  飞不起来的翅膀,被雨水打湿的羽毛,坠落人间的天使……
  天空中,风筝在飞翔,有高高的铁架的轮廓,有绚丽的彩虹跨过,多么纯净的感觉。
  诗织看着,寻找着那感觉,寻找不到,可还是疼。疼到无力站立。
  而星野,同样在痛苦之中的青猫,站在阳光下,听着,听着……
  蓝天上,红白色的风筝舞着,线,线,线,还是线,挣不脱的线,纠缠不休的线,断了,自由了,也就死亡了。
  诗织奔跑着,看风筝,难得的开心的笑了起来,然后,飞,飞,飞在天空中,掉下来了。
  想乘坐风筝,飞向天空。在这样的豆蔻年华。
  高高的塔架,飞的风筝,死去的女孩子,彩色的手机挂在电线上飘荡着……
  飞翔的终点,就在这里,岁月带着它冷冷的微笑,就这样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,丝毫不介意这地上的鲜血,只是任凭它黯淡,消失。
  黄色的天空,送葬的人群,缓慢又缓慢的行走着,但是再缓慢也无法挽留死亡的脚步。
  桌上有鲜花,可没有光……
  莲见开始呕吐,他说有声音,很噪,头脑中响起,不好的声音,不知道是什么。
  也许,并不是声音。
  
  (九)
  
  12月,星野在空旷的田野中大叫,撕裂般的大叫,歇斯底里的大叫。
  音乐,只有音乐,青春的流逝中,成长中,变化中,残酷中,生命中,死亡中,只剩音乐,没有未来,没有梦,没有希望……
  演唱会门前
  星野手中握着绿色的苹果,他看到莲见,莲见看到星野。
  “I see you, you see me”
  绿苹果——青猫——星野——非利亚——莉莉周……
  莲见被唤去买可乐,他手里的绿苹果,红可乐是那样鲜明。
  他在人群中寻觅着,终于看到了远远的星野,他看到了,看到星野高举起他的门票,揉烂,然后向远处抛去。
  莲见也高举起红色的可乐,茫然,颓然,想象中的一切浪漫与温暖终于被击破,碎裂的再无收拾的任何可能,缺口将永无法弥补……
  可乐被人撞洒,他妈的什么东西。
  天色暗了,莲见站在那里,大屏幕泛着蓝光,映出他孤单的影子。
  一切停住不动,屏幕长时间静止,直到出现Lily Chou-Chou。
  莉莉周,莉莉周……
  结束……散场,人们走过,星野走过,拍拍莲见的肩膀,轻松离开。
  崩溃了,逃不出命运的安排,被青春捉弄,终于到了崩溃的时刻,就是这一刻了。
  莲见大喊着,Lily Chou-Chou,人群开始涌动起来。在拥挤的人群中,莲见逆流走着,寻找着星野,他曾经的安慰,现实中和网络中的曾经的安慰,如今,一切已成幻影,追忆那似水年华时,徒留空白。
  星野,星野,回头看到了莲见。他们的脸相隔很近,几秒钟的对视,星野表情平静,
  然后倒下。
  莲见离去,人群骚动
  铁路旁,莲见拔出苹果上的刀,如同完成命运交给的使命,他依然平静着。
  那天,又失去了一个魂,一个少年死去了,死亡,能带来希望还是更加的绝望呢?
  莲见笨拙的弹着钢琴,窗帘温柔的飘着,光线很亮但是舒服。
  2001年,15岁
  久野在弹着钢琴,里面的屋子,老师和莲见在谈话。
  “你有什么烦恼的事吗?”
  “没有。”
  “是吗?那就到这里吧,努力吧,不努力的话,那……”
  还是不懂,永远不懂……
  这青春,无人能懂。
  
  (原作者:那些无助的夜。转载做了部分改动。)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监督/脚本:岩井俊二Shunji Iwai
摄影:条田升Noboru Shinoda
音乐:小林武史Takeshi Kobayashi
主演:忍成修吾Oshinari Syuugo
   伊藤步Ho Itoo
首映:2001年10月6日
片长:146分钟
发行:东宝
官方站点: http://www.lily-chou-chou.com

■剧情简介

  故事发生在田园风景广袤幽静的彼端,某地的小城。莲见雄一(市原隼人饰)和他的母亲,继父和继父带来的弟弟共同生活,同班的星野修介(忍成修吾饰)和他同在剑道部社团,两人是要好的朋友。暑假时,两人还随同社团一起去冲绳旅游。可是,他们的友情在旅行后开始了变化,星野的脾气日加粗暴,彻底脱离了过去的朋友们,升上中二的时候,星野开始以欺负莲见为乐。

  上了二年级,莲见没有理由的默默忍受着星野的霸道欺负,性格变的自闭孤僻。在他的小小心灵里,世界以闭塞孤独的印象出现在他的眼前。他在喜欢的歌手“莉莉周”的歌声里寻求安慰,习惯于在莉莉的BBS里和人交流沟通,在这个虚拟世界里最和他交好的,是一个叫做“青猫”的ID。

  学校和家庭让莲见难以忍耐的事情越来越多,他和青猫倾诉的话语愈加痛楚,而青猫的日子也不好过,于是他们互相安慰,彼此温暖。12月,莉莉周的演唱会开始的日子是他们约定的见面时间,握着LIVE HOUSE的票,莲见在现实和虚构的交叉点,艰难的寻找青猫,寻找他那个安稳明亮的梦想。
分页: 1/1 第一页 1 最后页 [ 显示模式: 摘要 | 列表 ]

阅读推荐

服务器相关推荐

开发相关推荐

应用软件推荐